因為妹妹怕生,所以每週五到治療教室去,都是哭不停,要我抱。在物理治療時,由我看治療師要進行什麼動作訓練,我來陪著妹妹做,治療師大部分的時間在旁協助和指導。治療師會顧慮到妹妹的情緒而安撫她,所以進行了幾次以後,妹妹在進行物理治療時,較能夠配合,也比較不哭。

      職能治療是另一位治療師,在第一節課,他就因為妹妹會一直看我,一直哭鬧,所以把治療室以布簾隔成兩個教室,要我不要讓妹妹看見,讓他一對一去教妹妹,妹妹當然就是大哭不已,我在治療室的另一邊,聽到妹妹大哭和治療師訓斥的聲音,真的好心疼。每一次去上職能治療,都是哭整整半個小時,每週治療師都要約十個月的妹妹收玩具,這個時候妹妹只會拿取玩具,還不會丟、放,但是,每週都聽到治療師將玩具倒在地上要求妹妹收拾,妹妹大哭,治療師就拉著她的手去收。直到放棄治療,妹妹還是不會收玩具。

     治療課程共進行了三個月,每個星期五去做治療,一進地下停車場,妹妹就開始焦躁不安,有時哭泣,有時發脾氣。進行完治療課程以後,當天晚上睡覺會不安,半夜會啼哭。也比以前怕生、怕我或保母離開他的身邊,分離焦慮非常嚴重。

    最後一次的評估,我帶著妹妹做完物理治療後,帶著開始焦慮的妹妹進到職能治療室,等了十分鐘,才有其他的治療師告訴我說,治療師請假,我有點生氣治療師不負責任的態度,對於既定的課程,若要請假,不是應該要通知嗎?再加上復健了三個月,妹妹沒有顯著的進步,而我,因為每星期得請三個小時的假,再加上之前的評估、到處就醫,把所有可以請的假全請完了,所以,我毅然決然把課程給停了。

      把復健課程停掉,受到許多的質疑和責難,有許多的同事和朋友跟我說,「你一定要帶孩子去復健!她才可以進步。」「你應該更頻繁地帶她去做復健,她才不會怕!」「你應該去台北,到處去找找有沒有課程可以上,要帶她到處去上課。要想盡辦法幫助她。」我何嘗不想要想盡辦法幫助她?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擔心女兒的發展,但是,有許多苦,真的不足外人道!每週的折磨,妹妹在教室裡哭,我在教室外淌血,能容受的壓力,真的已經到極限了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agirl 的頭像
seagirl

不落地小公主的部落格

se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