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為自己可以接受加在身上所有的壓力和責任,努力的過著一天接著一天。

      上周接受了一位教授的深度訪談,題目有關在職的母親進修的議題,我以為這個題目沒什麼,應該不會引起自己太多的感受,但是,當教授問我孩子的狀況和家庭狀況時,我竟然崩潰似的,一邊述說,一邊哭到無法克制。

      原來自己對於女兒的狀況耿耿於懷,原來自己對於那句:當初叫你不要生,你就要!那麼在意,原來自己對於現在的生活感到疲憊,原來自己對於課業、家庭和工作覺得負擔沉重。原來淺眠和多夢都是因為壓力無法釋放,原來......

      對著陌生的人,我竟然如此輕易的表現懦弱,這不像是我,我一直都是一個凡事都可以處理得很好的員工、一個有三頭六臂的媽媽、一個準時交作業的學生,我怎會這樣的懦弱?這樣的脆弱?連自己都無法理解~

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agirl 的頭像
seagirl

不落地小公主的部落格

se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