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小就希望父母可以離婚,我就不用常常擔心爸爸喝了酒以後發酒瘋,我就不用擔心發了瘋的爸爸把媽媽的頭髮扯下來,我就不用害怕淒厲的叫聲劃破寂靜的夜~

    上禮拜回娘家,挑錯時間,挑了個一堆朋友拜訪的星期天,我不用踏進門,不用看見他,我就能想像那樣的情景,一個爛醉如泥的爸爸,一個像是精神病的爸爸,胡言亂語、神智不清,外加滑稽的動作。那熟悉的一幕幕,我閉起眼睛,就可以回想千百回。

seagir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